第三百一十章 天界
  她注意到了一直跟在卡洛琳身边的一个鬼灵精怪的女孩子,卡洛琳这人做事一向很有分寸,汇报工作时还带着这女孩,显然是有意想让她在自己面前露个脸,大精灵一族现在虽然不及地球如日中天,但在星盟中还是相当有能量的一族,这也是卡洛琳一直呆在自己手下的原因:“她是?”
  “女王陛下,这是我妹妹凯瑟琳。”卡洛琳笑着说道:“听说过陛下当初圣手复春的奇迹,对陛下很是仰慕,一直吵着想要见陛下一面呢。”
  “女王姐姐,您比卡洛琳姐姐说得可还要更漂亮呢,看起来好年轻哦。”凯瑟琳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是卡洛琳同父异母的妹妹,当初老王等人在CHF的时代时,她还是个穿着尿不湿的小屁孩,现如今却已经成了大姑娘,继承了斯图亚特家族一贯的美貌,只是和卡洛琳那种与身俱来的王者气息所不同,这妹子看起来比较古灵精怪,一看就是小心思贼多的类型,一张小嘴忒甜:“都说女王陛下是星盟所有贵妇的榜样,我看呀,该说是偶像才对!您的皮肤到底是怎么护理的哦,竟然就像白玉一样,好羡慕的说!”
  “呵呵。”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女王陛下笑了起来,平时她是不太喜欢这种说话没大没小的女孩子,可爱屋及乌,既然是卡洛琳的妹妹,那这马屁倒也是受用了不少:“女人的护理可是大学问,也是我们大精灵一族的秘术,小丫头,有空让你姐姐带你来白马城玩,我挑几个身边的女官好好教教你。”
  “谢谢陛下!陛下最美最好了!”凯瑟琳高兴得蹦了起来:“那我一定来,可就不客气了哦!”
  “没大没小!”重新回到地球这两三年,让卡洛琳看起来越发的美艳了,地球的土壤才能更滋润地球人,她身上本就有那种王者的气息,曾经显得张狂,但当真正沉淀下来时,才转为了一种尊贵的知性,让她看起来愈发的高贵而不可侵犯,她微微呵斥了一句,抱歉的看向精灵女王:“小孩子不懂规矩,陛下勿怪。”
  “呵呵,无妨。”精灵女王笑着摆手,童言无忌,无伤大雅,反倒是一种更体现两人亲近的方式:“对了,你们的那位至圣导师,回到地球了吗?你可曾见过他?”
  尽管已经成为了七级文明,但地球还是保持了曾经圣城时期的文明构架。以圣城元老会作为整个地球文明的中枢,当然,扩充了大约五十个元老会圣导师的席位,往后会根据文明发展而持续增加,不过进入的标准也是一再拔高,两年前还是筑基巅峰即可进入元老会,而现在,已经是要求达到虚丹境,才有进入元老会的资格了。
  而至圣导师只是一个尊称,位列在地球人所有圣导师之上,代表着地球人的先驱、地球的引领、地球人的领袖,而并非是特指当初那一位。现如今的地球,墨问和木子都算得上是当世的绝世高手,但要说当得起至圣导师之称的,终归还是只有一个王重,精灵女王问的便是王重。
  “听说一直在镜面世界闭关。”卡洛琳微笑着说道,脸上并没有任何波澜:“属下无缘得见。”
  “哎呀,那是姐姐你不肯去见罢了,否则至圣导师不管再忙都一定不会拒绝你的。”旁边凯瑟琳插嘴道:“陛下陛下,我告诉你哦,那位至圣导师,可是我家卡洛琳姐姐的初恋情人呢!”
  精灵女王的眼中明显闪动出极感兴趣的神色。
  现如今,地界谁的权势和声望最如日中天?不是天门的督主也不是机械族的仲裁长,而毫无疑问是这地球一脉的领导者,王重!
  星盟中不知有多少女孩为之魂牵梦绕,不知有多少文明想送上绝世美女、金山银山只求能与这位至圣导师大人打个交道、混个脸熟。可惜,这位却是个修炼狂,正正如日中天时,居然跑去闭关修行,而且一修行就是足足六年,让多少想要和他拉点关系的人望而兴叹。
  可没想到啊,一直呆在自己身边的卡洛琳,竟然会是那位的初恋?这种故事本身就已经对精灵女王这些贵妇具有了致命的吸引力,何况,若是卡洛琳真和那位有如此特殊的关系,那大精灵一族以后在地球可就是更方便了许多。
  真是意外啊……卡洛琳竟然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提起过这么重要的信息。
  她正想要问问细节,却见卡洛琳微笑着说到:“陛下勿怪,只是小孩子道听途说罢了。”
  精灵女王是何等样的人物,尽管卡洛琳的表情已经极尽平静,但仍旧是让她看出了些许端倪。
  是因为那段感情太过刻骨铭心,让她不愿提及吗?看来真是一个婉转的故事啊,以后会有机会听到的,倒是用不着逼卡洛琳说她不想说的往事了。
  精灵女王笑了笑,正要说话,却听卡洛琳这边的门外有人在通报:“卡洛琳大总管,斯嘉丽夫人到了!”
  作为王重的女人,斯嘉丽如今已是贵为地球的国母,也是元老会中能与马东、王战封等寥寥数人平起平坐的掌权者,无论在地球还是在整个星盟的声望、权势,早已不是卡洛琳所能相比。
  “去接待你的客人吧。”精灵女王倒是很知趣,脸上带着微笑,即便是她这六级文明之主,也无法和地球的女主人相提并论:“也替我向斯嘉丽夫人问好。”
  “是。”
  断开了通话,凯瑟琳还在旁边就已经撅起了小嘴:“哼,什么第一夫人嘛!有什么了不起?当初要不是她第三者插足,姐姐你才是地球的第一夫人呢!”
  “住嘴。”
  卡洛琳的声音有些冷冽,自从两年前回到地球,她的父亲早已去世,这个妹妹是她唯一的血脉至亲,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对她板着脸说过话了。
  凯瑟琳吓了一跳,小脸上满满的全是委屈。
  卡洛琳姐姐和王重的‘风流往事’在斯图亚特家族内部可是有上百种版本,当然,没有任何一种是真实的版本,对斯图亚特家族来说,他们恨不得将王重和卡洛琳的故事编成那种最凄美的舞台剧,一天二十四小时、全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星盟的每一个角落滚动播放,只可惜这种念头他们也就只敢想想,编造的版本也只能在家族内部流传……凯瑟琳是从懂事起就听着身边的七大姑八大婆们念叨这些长大的,对姐姐和王重的初恋史寄于了太多美好的幻想,她并不知道事实。
  卡洛琳呵斥了妹妹,倒是有些于心不忍,经历过太多,她对外的手腕愈发的圆滑,但心肠却是越来越软了。
  “不要再听家里那些有关至圣导师的所谓初恋史了,那都是假的,是有心人用来中伤至圣导师与斯嘉丽夫人的无聊言论。”卡洛琳终归还是叹了口气,换了种比较温和的口气:“还有,你得记住,你是斯图亚特家族的女人,是我卡洛琳的妹妹,无论你想拥有什么,都得靠你自己的双手去拿、去取!如果你选择去依附别人走捷径,那你终将失去一切!”
  凯瑟琳很少看到最亲近的姐姐有这么严肃认真的时候,似乎是被吓到,呆呆的点了点头。
  “走吧,和我去迎接一下斯嘉丽夫人,她身上的优点,值得你学习一生了。”卡洛琳伸手整了整她的衣衫。
  曾经被自己选择放弃的男人,如今成为了让自己匍匐仰望的对象;曾经被自己看不起的女人,如今也已经成为了尊贵的座上宾。
  卡洛琳曾经后悔过、不甘过,但现在,所有这一切负面情绪却早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早在天宝街王重将她从奴隶市场带出来那一刻起,她的内心或许会有遗憾、或许会有幻想,但却就已经再没了任何恨意,而现在,则是连最后那丝小小的幻想都不再存在了。
  这是她的命,父亲接连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如果自己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或许卡洛琳就不用面对这一切了。
  她仍旧还是曾经那个卡洛琳,为了接过父亲手中的权杖,为了将斯图亚特家族带往更高的高峰,她从不会在乎自己的个人利益,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即便上天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或许仍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在当初的背景下,除非她背叛家族或是直接让家族分裂,否则以她个人的力量是根本就不足以逆转整个家族的选择的,她只能主动放弃,平衡家族中的那些声音。
  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认识了彼此,自己和王重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会是一个悲剧的误会,没有什么得失之叹,因为那本就不属于自己。
  自己是卡洛琳,是斯图亚特之主,自己的宿命就是为斯图亚特奉献一切,如果非要给自己留那么一点空间和私心,或许就是这辈子都不会再为了利益而将自己推到另一个所罗门的身前吧。
  深吸口气间,卡洛琳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时的从容和笑容。
  那个人也快回来吧……
  ……………………
  足足七年的消失并没有让老王的声望受到丝毫的影响,地球的共主,星盟的新贵。
  所有人都认为他还在镜面世界中闭关,看起来他的出关时间是遥遥无期的,毫无任何动静,可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早在一个月前,王重就已经悄悄返回地球了。
  沙漠中,奢华的沙漠别墅,新世界之城的极乐净土……
  偌大的大厅宽敞明亮,外面便是漫天飞舞的黄沙,热浪卷卷,可在这大厅中却是温度宜人、清凉舒爽,对于掌控法则的人来说,想要在沙漠中制造一点舒适实在是太容易了。
  “一个三!”大厅里正有六个难得来度一次假的‘闲人’,辛巴的声音透着一股兴奋劲儿,他手里只剩最后一张牌了,而且还是个大王,输了一下午,这是终于要翻身的节奏啊!
  “炸!”老王甩手就是四个皮蛋。
  “哼!”辛巴眼里满满的全是不屑:“不要,你出!”
  “再炸!”老王甩手又是四个老K。
  辛巴有点上火了:“我出一个三你要炸就算了,该你出牌你也炸?!你炸弹这么多,先前怎么不出呢?!”
  “没办法,”老王摊了摊手:“我乐意。”
  “你……不要!你出!”
  “那就再炸!”这次是四条A。
  辛巴的眼睛都直了,拽着手里那张大王,可怜巴巴的看向刚刚回地球来度假的蓝黛尔。
  蓝黛尔哈哈一笑:“别看着我,我可要不起。”
  “你、你再出!我就不信了,你还能……”
  Pia!
  “看谁都没用。”老王直接甩出四个二:“没了。”
  辛巴呆了呆,只见老王已经拽过来一盆一看就属于暗黑料理的薯条,笑嘻嘻的冲辛巴扬了扬:“说好的玩儿三倍!我也懒得数了,亲爱的辛巴,这一盆你直接都吞了吧。”
  “啊……啊啊啊啊!”辛巴暴怒了,这简直就是作弊!哪有这样拿牌的,动不动就四个炸,还是天炸那种:“你作弊!你肯定用你的法则之力干扰发牌了!老王,做人不能这么……”
  啪啪啪啪啪,四双纤纤玉手同时按了上来,艾蜜莉尔等人一起嘻嘻哈哈的摁住他。
  “还、还自带帮手的!”辛巴惨叫。
  “你说对了,王重亲友团,闪亮登场!”艾蜜莉尔哈哈大笑,一把拽过老王的暗黑薯条,比老王这债主还积极:“愿赌服输,吃吧你!”
  “呕!”
  辛巴服了,玩牌是他提议的,输了吃暗黑料理也是他建议的,他只是闹着玩的,结果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啊。
  这也忒臭了!哪个乌龟王八蛋才能烤出这样的薯条来?简直就应该直接拉出去点天灯才对!
  曾经的死寂沙漠,已经彻底变成了绿洲,从星盟那边移植过来的新型植物完全可以治理沙漠,对这块地方,大家都是挺有感情的。
  老王在旁边笑看着大家折腾辛巴,偶尔也会帮一把手,在镜面世界中闭关了足足七年,眼下这一刻的悠闲实在是让他放松极了。
  噌噌~
  嗡~~~
  空中有一巨型的飞船在屋外降落,几个熟悉的身影从飞船中走了出来。
  墨问、木子和艾俄洛斯,三人等候在屋外,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只是冲屋中人一笑,随即安静的等候。
  该来的终归要来,老王的假期并不是无期的,偷偷从镜面世界出关再返回地球,可不是为了好玩。
  刚才本还笑得很开心的斯嘉丽,瞬间就平静下来,其他人也都停止了笑闹。
  屋子里包括屋外都是王重最亲近的人,大家都知道王重的计划,就是和墨问、木子、艾俄洛斯三人一起冲天河、上天界,所有的恩怨都从那里开始,自然也要在那里结束,有些事情一味躲避是没用的,如果不掌握主动,让天界先发制人的话,那地球包括王重等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老王要去天界,而且必须是悄悄的去,故意避开所谓的天河潮汐薄弱期,在一个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时间点去硬闯天河。同时,他还得瞒着所有人的耳目,特别地界的一切人等,甚至是包括一直被他所信任的机械族。否则任何消息的走漏都有可能让天界的敌人得到风声,进而去天河守株待兔,毕竟,当初的莎娜里事件,老王就已经十分清楚天界在地界的耳目究竟有何其多了。
  而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老王在镜面世界闭关,又不是天河潮汐的薄弱期,选择在这个时候闯天河,是最神不知鬼不觉的。当然,那就得实力够强,连薄弱期的天河都能让许多王级金丹铩羽而归,鼎盛状态时的天河则完全是被视为不可穿越的。
  老王有这个自信,墨问、木子、艾俄洛斯也有,这几年的修行,四兄弟从未有任何一刻放松过,若是连全盛状态的天河都闯不过去,那等于也就没有去天界面对那恐怖四族的资格了。
  斯嘉丽是早就已经知道王重计划的,也都知道他今天要走,尽管心里有着诸多的不舍和担心,但她并不会表现出来,脸上的不自然只是在墨问等人出现的瞬间便已稍纵即逝。
  她换上一副鼓励的笑容,朝王重走了过来。
  老王笑着将她拥入怀中:“放心吧,天界不是地界,我们也不是为了去那里立足……我会很快回来的!”
  “我相信的,你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斯嘉丽嫣然一笑:“我在家里等着你!”
  会一直等。
  ……………………
  天门内门,相对于地界最核心的位置来说,这里的防御有些松懈了,几乎都看不到什么守卫。
  但防卫最松懈的地方往往也正是最严密的地方,这里没有守卫却并不代表旁人就可以轻易闯入,只因这里有七彩琉璃罩永恒不变的守护。
  七彩琉璃罩一向都是地界的禁忌,没有人敢强闯也没有人敢潜入,作为超越地界一切法器品阶的神物,七彩琉璃罩的威力可不是金丹境所能抗衡的,即便是王级,真正要直面七彩琉璃罩的攻击也会有陨落的危险。
  从来就没有人敢擅闯此间,也是一向让天门最省心的地方,可此时此刻,却有四个不速之客在这屏障内悄然降临,别说无法进入了,这无敌于地界的七彩琉璃罩愣是都没有对这贸然侵入的四人发动过任何攻击。
  不得不说拥有尊贵的身份确实是一件让人很舒坦的事儿,老王早在文明战后就已经荣升天门的长老之一,虽说因为老王醉心于修行,天门并没有给他指派实质性的权力,但其权限却已经等同于一莫长老等人,天门内的任何地方对他来说都不是禁地,七彩琉璃罩自然也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即便是带上墨问等人也毫无问题。
  当然,老王相信当自己进入这里那一刻起,掌控七彩琉璃罩的艾尔莎督主肯定就已经知道了,但那已经不再重要。别说老王还是比较信任艾尔莎督主,就算她真有什么别的想法,现在再想去通知天界都已经迟了。
  轰隆隆~~~
  夸张的震响声更是瞬间便笼罩了所有人的耳朵。
  轰隆隆!!!
  奔腾的巨浪从空中砸落,穿过空间出现在这里的同事,浩荡磅礴的天河也失去了一切障眼的遮蔽,清晰无比的出现在四人面前。
  滚滚巨浪带着宛若台风般的气压朝四周不停的狂卷,即便是强如老王等人,面对磅礴的天河也会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自身渺小的感觉。
  老王和艾俄洛斯都是第一次见,眼中不禁升起一丝敬畏之意。
  只听旁边的墨问传音道:“确实比上次奈皮尔他们渡天河潮汐时要强得多,大概有四倍左右吧……天河潮汐每约莫百年薄弱一次,现在正是天河气息最强盛的时候。”
  “开玩笑的吧……”辛巴坐在老王的肩膀上,看得目瞪口呆,闯天河可不同于曾经地球那种劣质的不稳定传送阵,辛巴用不着沉睡,前往天界也是它的强烈要求。虽说如今它的修为层次早已经跟不上老王的节奏,但作为命运轮盘的掌控者,它还是执着的认为自己一定会有用武之地,总不能让老王一个人来冒险。
  可是,真到面对这天河时,才发现这玩意也太变态了,光是站在这极远处的水雾中,都已经让辛巴浑身战栗,小心肝扑通扑通狂跳,简直就好像要直接被这磅礴的洪流给震得跳出嗓子眼儿来。
  “躲到我的金丹里去。”老王笑了笑:“等到了地方再叫你。”
  若是平时,辛巴肯定要怼上几句,可此时面对磅礴的天河之威,所有开玩笑的心情全都不翼而飞,哆哆嗦嗦的直接就隐没了身影,四周墨问、木子和艾俄洛斯三人则是相视一笑。
  该做的准备四人早都已经做好,此时更是不用废话。
  “上!”
  老王身影一摆,身上有金光闪耀,一头就冲进那水雾中。
  空中砸落的水花奇重无比,才刚刚进入天河瀑布的边缘处,便已能感觉到那奇大无比的冲击力。
  可危险和难度显然还并不仅仅只是在于冲击力大于潮汐时而已。
  不同于潮汐薄弱时的那种闯天河难度,全盛的天河拥有着完整的法则,此时从空中陨落的天河源水不但重,而且还具有一种无与伦比粘附力,挂在你的身上,给你的身体平添了难以想象的重力。
  老王只感觉整个身子凭空重了几百倍,且进入这天河瀑布的范围后,脚下的重力以及灵压也在瞬间提升了足足三四倍有余!可别小看这三四倍,如果算上挂在你身上的源水,此时所要负担的重力恐怕至少是正常渡潮汐时的上百倍不止!
  论肉身,老王并不能算是四人中最能抗的,最能抗的应该是艾俄洛斯的不死之身。但有真龙之气护体,论力量爆发却一定是四人中最强的,可即便是最强的他,此时竟然也有一种无法腾空的感觉,被那恐怖的重力牢牢束缚,能挺直腰板都已经相当不易!难怪从来没有人能闯正常时期的天河,光是这天河三劫中最简单的水劫,已足以让无数地界的强者望而兴叹了,甚至恐怕是连进入都无法做到。
  老王也是微一感慨,好在所有一切都是在预计之中,毕竟天河被天门研究了那么多年,这点常识还是心中早就有数的。
  他微一闭眼,摊开双手,旁边木子和墨问的两只手同时拉了过来,三人围成了一个圈,将艾俄洛斯围在中间。
  “看你们的了。”艾俄洛斯笑了笑,他更擅长的是蛮力以及肉身的抗性,可这上百倍威力的天河水劫却并不是靠蛮力和抗性所能迈过的。
  王重等人点了点头。
  “黑暗法则——虚无!”
  “佛曰——溺水流沙,轻若鸿毛。”
  “主宰——乾坤颠倒,阴阳挪移。”
  三股法则之力同时作用,有黑色的、金色的、白色的三片光芒同时环绕三人围成的圈子旋转起来,将三人笼罩,竟形成了一个立体的密闭空间,仿佛超然于这天河之外,扭曲了四周的空间规则。
  所有从空中砸落的天河源水,遇到这扭曲的空间时就仿佛是无法触碰一般,自然而然的顺着这椭圆的圆锥空间两旁分开,本该是垂直的重力变成了曲线,让人看起来别扭,却有并不影响这四周其他的法则运转。
  四人的脚下同时感觉一轻,裹挟着这密闭的空间自然升起,不徐不疾、不快不慢,迎着那恐怖的天河源水飘然升空,只是顷刻间便已然不见了踪影。
  第一劫无惊无险,也是得益于四人的准备。
  成功的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天河三劫,至少前两劫的一切变数以及威力,四人心中是早就胸有成竹的。
  而且并不仅仅只是出自于一些倍数的推算,即便是正常时期的天河,天门虽然没有人真去闯过,但对它的研究却是从来没有一刻有过停止。墨问等人早就查阅过大量的资料,源水的超强粘附,让原本仅仅只是四五倍威力的水劫增强了百倍强度,地界的极限是金丹,这不是任何地界金丹强者单靠肉身就能抵消的程度,必须靠法则之力来取巧,制造一个独立于外的空间,三人合力也是为了能多给艾俄洛斯制造一个容身之处,否则要让任何人单带艾俄洛斯,就算老王也得够呛。
  脚下的大地在迅速的变小,原本还可见的天门以及地界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的天河中,被那白哗哗的水流遮蔽了视线,如此往上冲了月末了十几分钟,四周原本遮蔽一切的天河水流猛然变得温顺了不少,从那一片片白花花的浪花变回了清澈的水流。而与此同时,笼罩在四人身上的法则空间也随之消散。
  四人心中都无比清楚,这是属于第二劫的雷区,在这个位置,四人等于已经离开了地界的范畴,既不再受到地界的重力法则所影响,同时这片空间所蕴含的法则也变得和在地界时大为不同。
  就像是曾经的地球人去到地界,这里是比地界空间更加完整、更加坚固的法则,同时也更加陌生,纵然说不上被这片空间所排斥,可也再也找不到在地界时那种被世界所认可的感觉。
  轰!
  空中有一道紫青色的雷光猛然从遥远的星空中劈斩过来,横贯整条天河。
  啪啪啪啪~~~
  整整一截天河中瞬间过电,有无数的紫青色恐怖电芒在这纯净清澈的天河水流中穿梭,木子和墨问都是瞬间一个哆嗦,无论是肉身本身的防御还是法则之力都不能抵挡,只感觉像是被全身过电一样的麻痹,若不是老王和艾俄洛斯眼疾手快,只怕两人直接都要被这电流麻痹得跌落下去。
  果然是紫青雷!
  雷劫中最难抗的有三种,紫青雷无疑便是其中之一,并不是此雷的威力有多大,而是它可以无视一切防御,先前王重三人联手施展的那种法则空间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这也就是老王和艾俄洛斯了,前者是本身掌控十一种本源法则,对雷电的抗性够高,后者却是不死之身无敌,生生拼伤害硬抗。
  但绕是如此,艾俄洛斯和老王也都还是有点吃不消的感觉,这才刚进入雷区便已受到紫青雷的攻击,已经可以预想到后面这段路会有多难抗。
  “走!”两人一手拽住一个,金丹发力,双脚下宛若火箭筒般喷射出强劲的喷力,顺着天河流水扶摇直上。
  咔嚓咔嚓!
  轰轰轰!
  天河的意志仿佛感应到了这四个入侵的小家伙,在那无尽的虚空中,开始有数之不尽的天雷劈斩进来。
  有无视防御的紫青雷电、有粗如山脉一般的巨型闪电、有链接成网的密集电链、更有宛若小行星一般的各色闪电球。
  虚空中、天河中刹那间爆发,宛若开启了一场盛大的雷电Party。
  王重的全身上下都盛放着金光,真龙之气配合上本身的雷电抗性在这密集的雷区中倒也还能抗,甚至还能护住木子一二。可另一边的艾俄洛斯和墨问却就没这么幸运了。
  两人的身上早都已经是血肉模糊,艾俄洛斯稍好一些,四年前便已凝聚金丹的他,不死之身的恢复能力早已今非昔比,被他催化到了极致,身上那些被雷电劈得碎烂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的重生着,虽是以消耗生命为代价强行硬撑,可表面看起来总还算过得去。墨问就惨了些,全身上下此时早已找不出任何一处完整的皮肤,被那雷电劈得焦黑、稀烂,整个人已经陷入昏死的状态,若非佛道注重灵魂的修行,让他面对那些针对灵魂的致命雷电时有些抵抗之力,恐怕这关就真不是他能抗的过去的了。
  “撑住,顶住!就快到了!”艾俄洛斯冲刺的同时也在不停的呼唤着墨问,怕他沉睡,可实际上连他都已经快要撑不住。
  快要油尽灯枯时,只见冲在他前方不远处的王重突然消失,还没等艾俄洛斯来得及欣喜,冲天的惯性已然将他带离了雷区。
  眼前豁然开朗,这是……
  艾俄洛斯微微一愣。
  只见看似无尽的天河竟然消失了,自己身处于一片虚无的星空中,王重就在他的正前方,有一种莫名的缺失感。
  这里不同于正常情况下繁星点点的星空,远处那星空的景色可以用光怪陆离来形容,有无数璀璨星辰组成的七彩屏障横挂天边,有巨大的星系云河在远处星空中螺旋,更有各种宛若荒诞般的图像,有比那星云还要更大的人影在虚空中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唯一恒定不变的,则是悬于四人头顶的那片星河垂幕。
  它看起来七彩缤纷却又无比的安详,哪怕只是在这里远远的看着,都让四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安宁祥和之感,仿佛那里就是所有生灵都在追寻的极乐净土,可却远在天边,神圣巍峨,只可远观而不可靠近。
  这是……到天界了吗?
  无论是老王还是艾俄洛斯等人,心中都不由自主的冒出这个想法,可紧跟着又警觉起来。
  不!不对!
  按照天门的记载,天河一共有三劫,第一段是水劫,第二段是雷劫,而第三段,则是从没有人知道其具体细节的所谓天劫。
  有人说第三劫是一种综合性的天劫,五行法则或是六大至高法则的考验都会齐聚。也有人说第三劫是一种心魔劫,考验的是你的向道之心;只可惜所有这些全都是猜测之言。
  是的,整个地界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人知道通天路中的第三段天劫究竟是什么,因为但凡是迈过了雷劫的强者,生,则进入天界,死,则尸骨无存!不可能再重新从天河中跌落回去,就算是尸首都不可能。而至于那些已经进入天界的强者,他们是不可能返回地界去的,唯一能得知他们情况的途径,便是通过那些从天界去往地界收集信仰的特使,从他们的口中偶尔能听到一些渡劫者的传闻。
  那么,这光怪陆离、却又不可触碰的世界,难道就是天河的第三劫?
  “小心!”
  一个声音突然在老王的金丹中响起,是辛巴的声音,和平时那嘻嘻哈哈的口气有着明显的不同,竟是……让老王感觉多了一种沉稳,乃至于让人信赖。
  他不及多想,本能的拉住木子往后疾退,紧跟着,一道巨大无比的光华毫无警兆的、猛然从他刚才悬空的位置斩过。
  哗!
  这光华白练如匹,巨大得宛若能贯穿这片天地,所蕴含的力量大到让人无法想象,就算是老王都瞬间就感觉到了一种致命的威胁。
  四人同时警觉,只见正前方,一道虚影若现,竟是一尊巨大巍峨的人影。
  它头顶天、脚踏地,足有万丈高,王重等人在它面前就宛若只是四只渺小的蝼蚁;
  它长着三颗头,狗头、羊头、虎头,每颗头都在肆意的狂笑,对着王重四人垂涎三尺。
  它还长着六只手臂,手臂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金光闪耀的恐怖法器;每一件法器都蕴含着极大的威慑力,威能最少也能和天门的七彩琉璃罩相比!可如此众多强大的法器,对它而言却似乎并非用于战斗所用,而仅仅只是它随意挂在身上的装饰品!
  而它本身所散发的威能则更是让人恐惧,连这整个虚空都因它的出现而战栗!和普通状态的王重等人相比就仿佛大海比之于水滴、沙漠比之于沙尘……
  这是……天界的生灵?!这是哪一族?暴魔族吗?
  “嘿嘿嘿!不错不错,竟能避我一斩。”那三头六臂的巨人大笑起来:“不愧是能在这时间段闯上来的食物,比起那些等待潮汐才能跑上来的家伙,你们可以算是强者了。”
  食物?
  这可不是一个能让人感觉愉悦的称呼。
  老王细细的打量着他,这个能在‘天河第三劫’中出现的生灵,看起来却并没有任何虚幻之感,不像是什么心魔幻术,它是真实存在着的,那种能调动天地的法则威能不是幻境所能模拟。
  “前辈。”老王决定无视他的恶意,试探一下:“这里可是天界?”
  “天界?”那巨人生灵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恐怖的笑声传荡天地,简直是要将人的耳朵都给震聋:“哈哈哈哈哈!是的,对你们地界的食物来说,这里就是你们的天堂!”
  “食物?”王重微微一笑:“前辈打算吃了我们?瞧这体型,咱们四个这身肉恐怕不够前辈塞牙缝吧?”
  “教你死个明白,老子吃的是你们的金丹!那玩意可不分大小!”那三头六臂的生灵一声大笑:“现在你们明白了,那就去死吧!”
  他六条手臂同时伸展,这手臂巨大得通天贯地,即便只是随手一抓也宛若像是夹带了整片宇宙的威能一般碾压而来!
  若是正常渡潮汐的地界金丹,在这滔天的威能前恐怕瞬间便要被碾为肉糜,可王重四人的眼中却并无慌乱。
  空中有冥王、有佛像出现,而在虚空中则更是有巨大的黑白棋盘相间交织!瞬间同时顶住那六条手臂。
  轰隆隆~~~
  恐怖的能量碰撞时,那巨大轰鸣声瞬间便已贯彻宇宙!
  三头生灵脸色急变。
  自己已是灵神境,修出本我,可遨游这世间,但面对三个弱了自己足足一个大境界的区区金丹,竟然不能力压?!居然势均力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