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最亲爱的朋友
  曾经的龙帝虽然也曾无敌于天界,但终归还是和他们处于同一个层次,主宰法则的力量虽强,但未见得就能完全压倒其他神王的法则了,顶多说龙帝更强一些。可现在,经历数十个纪元,那个惶惶如丧家之犬般窜逃后,在地界苟且偷生的龙帝,竟然拥有了如此碾压级的力量
  破而后立,懂得永生,领悟灭亡,最终才可以成神,而怕死的四神王从一开始就错了,现在的辛巴是龙帝,却又多了几分辛巴的臭毛病。
  当对方的法则消散,一切显化和威能都化为虚无,四大神王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在辛巴眼中,就宛若正在俯瞰四只蝼蚁。
  辛巴淡淡的看着他们,这一刻等了很久,可是却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因为四大神王,甚至曾经所有的九级文明都是一场悲剧,宇宙跟文明一样,当达到顶点的时候就要归混沌。
  四大神王呆滞住了,连同防护罩中的老王等人也都是惊呆了。
  那可是天界的四大神王,自所有人知道天界那一天起,就一直屹立于这个世界金字塔最顶端的最强大者可在辛巴的嘴里却是被贬低得如此的一文不值不好意思,不止是靠嘴,还是靠实力
  彻头彻尾的碾压
  老王都忍不住想要欢呼一声,果然是无所不能的辛巴,今天才算是见证了它口头禅里的真实,太强了
  “现在,是你们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时候了。”辛巴的声音更加的平静,手指再次轻轻的指向命运轮盘。
  永恒的光芒闪耀,不似其他神王发威时那种刺眼夺目,永恒的光芒显得柔和,但却无处不在,无可抗拒。
  曾经需要花费无数时间和精力来进行充能才能使用的命运轮盘,在命运石的融合下,仿佛能量已经变得无穷无尽,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充能,黑白的天地再次闪耀,这一次,将是判定生死
  “审判”
  “且慢”蛮荒神王暴喝。
  说实话,四大神王是真有些呆了,为天界之主,掌控天地两界无数纪元,可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力量,不但比自己强,而且是强出无数倍
  没法打,没法抗衡,或许,龙帝当年的一些话是正确的;或许,自己当初选择吞噬金丹的捷径是错误的。
  可那又怎么样呢木已成舟,谈什么对错不外乎成王败寇而已
  好在,总算是给自己留了一些底牌。
  “你有遗言要交代”辛巴淡淡的开口,其实到了这个层次,已经不是简单的对错或者仇恨能形容的。
  “遗言”蛮荒神王一声冷笑“我只是觉得在你动手之前,有必要给你看一样东西。”
  它粗壮的大手一挥,只见一颗透明的水晶球出现在他手中,被他牢牢拽定。
  只见那水晶球内,一个曼妙的女子元神在其中若隐若现。
  蛮荒神王将那水晶球高高举起“看清楚这是谁”
  只见那女子的元神浑**,双臂抱卷缩在水晶中,浑四周不停的有莲花绽放、有游龙之声,可却又很快凋零熄灭,仿佛受到那水晶的锢和掌控,冰霜笼罩,让她瑟瑟发抖。
  这是
  老王张大了嘴巴。
  这竟是自己渡天魂劫时,曾在心劫中看到的那个女人,那个在天龙山山顶,劝阻龙帝投轮回之道的龙族公主
  她瑰美绝艳、不食人间烟火,可此时却鲜花凋零,盛颜不再。
  “我们可没有剿灭你的龙族。”天翼神王笑了起来,有时候多留个后手就是有这样的好处“甚至,你这妻原本也是自由的,虽被我等足在天龙山,可却也没亏着她。可惜啊,她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你边那个地球人的消息,以为是你的转世,于是到处暗中召集旧部意图谋反呵呵,面对一个暴动者,只是将她破碎、元神囚,我等已经是十分仁慈了。”
  “还有这个”暴魔神王的手中也出现了几个水晶球。
  “奈皮尔”
  “拉薇尔师姐颜师兄”
  竟是前不久才闯天河上来的奈皮尔、拉薇尔和颜陌玉他们也如同龙族公主一般被囚着,状态很差,残魂留存,已然奄奄一息。
  老王和墨问等人脸上都是露出一丝惊喜之色,虽说人质在别人手里对自己不利,可看到曾经的同伴还活着,总是会让人忍不住欣喜,哪怕是如此苟延残喘,那也是活着啊
  四大神王的注意力压根儿就不在王重这边,他们盯着的只是龙帝,那个打扮得像小丑一样的龙帝,这几个金丹的分量显然无法和龙族公主相提并论,但多一点筹码总是多一份胜算。
  “我知道你不会交出那审判轮盘的。”天翼神王喝道“滚出天界,从此不要再回来我就让他们活下去,我甚至会给你的公主重塑,让她回到天龙山,给她好好伺候着,我们可以不再要地界的金丹供奉,甚至还可以给你建立个通讯通道,让你时刻都能和你的妻隔着天地见面”
  如果条件是让龙帝交出命运轮盘,那无疑于让龙帝将刀子、将所有人的命递到敌人的手上,就算傻子都不会同意的,四大神王很清楚这一点,更清楚自己四人在龙帝眼中的信用程度。
  所以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只是要让龙帝离开,从此天地两隔,井水不犯河水,只是软龙族公主,以此作为他们四族的护符罢了。
  他们为的,只是活命
  这样的条件,龙帝无法拒绝的,至少在四大神王眼中是这样的,他们太清楚龙帝和公主的过往了,他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离开这里”
  “从此天地两隔,永不相犯”
  “你们犯了一个错误。”可辛巴的声音却变得愈发冰冷。
  四大神王的脸色随之一变,光听他的口气便已知道谈判决裂。
  蛮荒神王毫不迟疑,蛮力运转能成为四大神王之一,岂会是优柔寡断之辈,如果龙帝以为自己不敢杀龙族公主,那他就大错特错了他要让龙帝看到自己的决心,而只要对方表现出任何一丝服软的神态,他都可以在万分之一秒内终止这次杀戮。
  可辛巴的脸上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神色的改变,直到那水晶爆碎
  可蛮荒神王的脸上既没有失去人质后的那种破罐子破摔、也没有灭杀大敌挚的丝毫快感,有的,只是深深的震惊和惶恐
  辛巴伸出左手,水晶球就那么完好无损的托在他掌间。
  “用老王的话,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辛巴的声音回dàng)在天地间“我审判你们,死”
  耀眼的白光闪耀,五彩的虚空在顷刻间变成了一片昼白的世界,让人完全看不到任何别的东西。
  “不”
  四大神王绝望而愤怒的声音在那白光中传开,可仅仅只是两三秒钟便已消散于无形。
  没有声音、没有轰鸣,有的只是那耀眼的白光,净化一切,洗练一切,仿佛让所有的一切都回归其纯净的本质
  老王等人的表肃穆,面对这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所有人感受到的都只有震撼和慑服。
  白光中所蕴含的能量正在以一种他们无法理解方式渗透中第五维度的各个层面,这里面有因果有秩序有生命,让因为天界吸收而干涸的文明秩序重新得到滋润。
  此时四大神王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虚空恢复了平静,甚至连辛巴都已经不知所踪,只留下一个声音在空中远远的匆匆飘来。
  “王重,我还有些必须要立刻去处理的事,一个月后,来天龙山找我”
  声音响起时还宛若犹在耳侧,可落下时却已是在无尽光年之外。
  笼罩住王重四人的防护罩随即消散,四人重新出现在虚空的空间中,四周不再有之前那种压抑的压迫感,甚至感觉连这虚空都变得格外纯净清澈了几分。
  只是,这就完结了
  众人面面相觑,本是抱着拼死之念来到天界,本以为会是一场旷持久的追寻命运和真理之旅,可没想到,来得快,去的更快。
  四大神王显然已经被龙帝消灭了,也知道了天地两界的真正秘辛,所谓的飞升,原来不过只是成为别人的口粮;所谓的超脱彼岸,原来不过只是那些不知满足的强者自己编造出来的谎言。
  忽然艾俄洛斯笑了,“的,看了一场大戏,肚子都饿了,本以为是主角,谁想到是观众,不过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我们地球人要称霸了。”
  墨问微微一笑,他最能理解龙帝,甚至能够感受到龙帝的悲哀,因为龙帝也是上一个时代的局中人,逃不脱,挣不脱。
  木子则是微微一笑,“大家都在,真好。”
  “我在这里等辛巴。”
  辛巴所谓必须要立刻去处理的事儿,他猜不出来,或许和龙族公主有关,也或许是和四族的残余有关,无法确定,老王也帮不上忙。
  但是天龙山他很清楚那个地方,那是老王对天界为数不多的认识之一,龙族的起源地。
  “王重,这片空间并不适合我们生存。”艾俄洛斯能感受到空间中那浓浓的煞气,历经了无数个纪元的杀戮,埋葬了曾经二十几个九级文明的地方,这片空间并不简单,四大族乃至那些顶尖强者开始择人而噬也并非毫无原因。
  “你们先回去吧。”老王点了点头,他也感受到了这一点,现实和理想之间总是有着很大的差距,这并不是星盟中人想象中的天界,但辛巴让他一个月之后去天龙山,自己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呆足这一个月,他有太多事儿想要问辛巴了。
  “机械族的维金斯仲裁长和里昂**官早就已经对飞升有所怀疑了,你们先回去把这里的事儿告诉他们,星盟的许多事儿只怕立刻都要因此而立刻改变,或许会有势力的重新洗牌和大的动dàng),有你们镇守,起码保证地球不会受到这些事件的冲击。”
  “还有,也替我转告斯嘉丽,让她不要担心。”
  “兄弟,你自己保重”
  天界,在星盟所有人眼中的天堂,在王重的眼里却是有些太过荒凉了。
  这里的时间流速极慢,但也有黑白昼夜之分,当然,和地界那种白天光亮晚上全黑不同,头顶上方那闪耀的天河每隔约莫三十小时就会暗淡一次,时间、期之类在这里并没有太多特殊的意义,那只是老王按照地界人的习惯来进行一个简单的划分罢了,为了应照辛巴的一月之约。
  四周那看似无垠的虚空,实际上却是有限,整个天界的面积比起广袤的第五维度来说算是相当小了,给老王的感觉,这里就像是一个畸形的、从第五维度体里长出来的肿瘤,凸出于第五维度的表面,却是华而不实。
  老王看到了许多生命星球,能看到在星球表面许多残存的文明痕迹,可却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的存在,偶尔看到几个有活物的地方,也都是整个世界充斥在杀戮中,充满了戾气和暴虐,仿佛在迎合着曾经那些诸神的兴趣。
  天界,最靠近天河彼岸的地方,本该是天堂一般瑰美,可现在却充满了落败,仿佛是一个已经走向了末路的世界。
  老王在虚空中不徐不疾的穿行着,静静的看着,尽管只是才来了不到一个月,可他已经理解了龙帝当初为什么要拼着与整个天界为敌,也决心要整改这一切了,因为这里不是天堂,而是地狱会把整个第五维度拖入深渊。
  天龙山大概是老王在天界这一个月见闻以来最纯净的地方,从极远处看去,整体像是一个菱形,上下对立,悬浮在虚空中,漫无目的的飘dàng),这里有此时在天界中难得一见的生灵气息在此间弥漫,整个菱形山体都被一层层氤氲之气所笼罩,弥漫在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桃源氛围中,与周围那充满了杀戮气息的空间截然不同。
  而直到走到近处,才发现这里就和曾经自己在度过天魂劫时,在幻境中所看到的一模一样,巍峨的高山贯穿在天地间,仿佛是撑住这片天的底座,巨大的瀑布从山脉的顶端不停的往下流淌,与地界的天河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山中有紫彩霞光、有瀑布飞流;有奇花异草、有珍玩重石;
  只是,这里也安静得吓人,甚至在这茂盛葱郁的森林中,都听不到有任何鸟鸣的声音,就更别说其他生灵的痕迹了。
  “你来了。”山脉的顶端,龙帝的声音响起。
  “哈哈,就是找不到路。”老王哈哈一笑,这山体是在太大了,虽说只需要一直直上便可到顶端,但山中到处都是重重制,这里毕竟是龙族的老窝,纵横维度万族无数岁月的第一强族,老窝的布置岂同小可,让老王也是不敢擅闯,只是老老实实的找路。
  龙帝呵呵一笑,老王只感觉天空中有一道光明落下,宛若一个通天的光柱,瞬间便将他吸了上去。
  等重新双足落地时,已然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中,四周空空dàng)dàng),只有一男一女盘坐在大厅的正中央,正是龙帝与龙族公主。
  不同于曾经在幻景中所见到的风华绝代,龙帝仍旧还是辛巴的装扮,甚至到现在都没有摘下面具。
  可龙族公主的况看起来就很不妙了,她似乎睡着了,但脸色十分苍白,依偎在龙帝的怀中,软软的瘫倒,脸上虽是带着一副于愿足矣的微笑,但却显得十分的虚弱。
  这让老王有些意外,也是心中微微一沉。
  当时辛巴从四大神王的手中解救了龙族公主以及奈皮尔等人,王重是看得出来他们受了重伤的,辛巴不辞而别,显然也是为了尽快赶回天龙山来替他们疗伤。可看起来效果并不好,以辛巴现在能灭杀四大神王的实力,竟然也无法治好他们的伤势
  龙帝显然是看出了老王心中的担心和疑惑,微微一笑“放心,奈皮尔和拉薇尔以及那个颜陌玉都没有事,我已将他们的金丹修复,残魂存于金丹中自然可以得到最好的疗养,你带他们回地界后,只需年便可痊愈,你只需要替他们重铸即可。”
  重铸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别说老王,就算地界的普通金丹也可以办到,实在不行还可以借尸还魂,对金丹强者来说,真正重要的始终还是灵魂和金丹,那龙女
  和辛巴的心灵感应还在,龙帝微微一笑“她受的伤和奈皮尔他们的伤势差不多,但治疗一个灵神,与治疗一个金丹的差距可就太大了”
  “而且,我们的时代结束了,八大神王也只是这场顶级文明**的牺牲品,曾经,他们不是这样的。”见到王重之后,龙帝的语气慢慢朝着辛巴转变,平静中带着一点哀伤,一点点留恋,而唯一的留恋还是和王重一起经历的最普通的,在他这位置可能微不足道的记忆。
  “是需要信仰之力才能治愈她吗”老王沉声道“我可以立刻发动地界的”
  “谢谢你,老王,但是不需要了,我们这样很好。”
  老王微微一愣,毕竟和辛巴之间还有着心灵的感应,他能感受到龙帝在说这句话时的那种淡然,发布内心的平静,难道他
  “我有一件东西要交给你。”
  辛巴并未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伸手一挥,镶嵌了命运石的命运轮盘出现在老王的眼前,静静悬空,看起来古朴无奇,却是充满了那种掌控的力量,仿佛只要握住它,就能掌控这整片宇宙,成为这个世界唯一的王。
  “赶路这一个月,想必你已经看到了天界的况,这里需要净化,每一个活着的都该死。去审判他们吧,停止这片世界的杀戮。这个世界需要重塑,需要新的秩序,这个世界也需要一个新的王。这些本该是属于我的工作,但我实在已经无心管辖了,”龙帝微笑道。
  “那你呢”
  “王重,很开心能在茫茫人海中认识你,很开心能彼此陪伴那么多年,如果没有恢复曾经的记忆,如果没有看到她,或许我会一直陪着你去经历更多的事儿。”龙帝笑着说道“可这世界没有如果,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老王默然,他知道龙帝所说的封闭天龙山不过只是安慰之言,他是死志已决,而且根本没有丝毫劝阻的余地。
  “我相信你会是一个优秀的统治者,你会做得比历代天界之主都要更好,记住天界诸族的教训,不要重蹈覆辙,”龙帝微笑着说道“追求力量的极致是一个错误,或者说,这世间万事万物,无论如何东西走到极致,都只能是灭亡。”
  “这世间有太多比力量更珍贵的东西了,直到我失去的时候,我才明白这一点。”他怜的抚摸着怀中女人的秀发“可你不一样,你还有选择的机会。”
  “我能再叫你辛巴吗”老王勉强在脸上挤出了个笑容。
  “当然。”龙帝哈哈一笑,似乎恢复了几分曾经辛巴的风采“只是,麻烦在前面加上伟大,是伟大的辛巴。”
  “还是帅气无敌的辛巴”老王也笑了。
  嗨小孩儿我是你的幸运使者,帅气的辛巴,无敌的辛巴,伟大的辛巴永远不要用可这个词来形容伟大的嬉命小丑我是超脱命运的伟大存在
  好吧,王重,你的福气到了,你想成为一名伟大的英雄吗你想成为名扬天下的王者吗你想成为万众瞩目的主宰吗
  哎哟我的鼻子你是想造反吗
  王重我发现我恋了伟大的辛巴恋了蓝黛儿导师简直是这个世界最美的女人
  曾经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老王的笑容有些苦涩,眼眶竟不由自主的湿润了。
  “谢谢你,老王,再见了。”
  辛巴抱着龙女的形渐渐消散,他们已经等待这一刻很久很久了,龙族的大在眼前渐渐消失、逐渐远去,化为一片模糊。
  手中的命运轮盘掌控着整片天地,仿佛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可老王的心中却并没有成为维度第一人、天下无敌的那种兴奋,有的只是淡淡的平静和安然。
  他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这是对老友的承诺,他还有最珍贵的东西要守护,在遥远的地球。
  “再见了,我最亲的朋友”
  他也要回家了。
  亲的兄弟姐妹们,感谢大家三年的陪伴,经历了很多,尝试了很多,也学习了很多新书英雄联盟我的时代,o全球唯一官方授权,不仅仅是o,这是一次全新的青之旅,为了写这本书,骷髅在大学里蹲点创作,一定会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体验,伙伴们,12月1号,中文网